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低空安全领域的开创者

两会圆桌·“新质生产力”如何上“新”丨低空经济“飞”出增长“新航道”

时间:2024-03-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积极打造生物制造、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新增长引擎”。在代表委员们看来,低空经济是全球竞逐的新兴产业方向,也是培育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要领域。政策、市场等利好因素正助推我国低空经济技术不断突破,应用场景持续拓展。

  “‘低空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作为在航空发动机研发一线工作了30多年的技术人员,我感到非常振奋!”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发湖南动力机械研究所专职总师单晓明说。

  单晓明从事中小型航空发动机产品研发。这些产品可以应用于直升机、多用途涡桨飞机、公务机、无人机等各种通用航空飞机。“发展低空经济,技术是支撑、市场是根本,我们将加快自主研制步伐,提升产品市场竞争力,助力低空经济从蓄势待发到振翅腾飞。”她说。

  “乘着国家推动低空经济发展的东风,芜湖市成为全国首批通用航空产业综合示范区,目前已集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近200家。”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芜湖市委书记宁波在开放团组会议上介绍,芜湖市正在推进低空智联项目建设,面向低空智联运控平台建设等8个前沿领域,为安徽全省乃至长三角地区低空飞行活动提供高水平、专业化的信息服务。

 

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低空经济产业链条长,是培育发展新动能的重要方向。从无人机穿行在高楼大厦间送外卖,到搭乘观光直升机欣赏风光,再到利用无人机巡检电网,当前低空经济技术不断突破,应用场景持续拓展。

来自中国民航局的数据显示,2023年我国低空经济规模超5000亿元,2030年有望达到2万亿元。

在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市政协副主席陈倩雯看来,随着无人机技术日趋成熟和低空空域管制逐步开放,我国庞大的低空经济产业链雏形初显,低空经济有望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不过,代表委员们也表示,目前我国低空经济仍处于起步阶段,在完善政策法规体系、强化配套措施等方面仍需要进一步发力。

全国人大代表、鹏城实验室主任高文认为,低空经济领域的概念界定、行业规范及技术标准等亟待完善并形成共识。对此,他建议,加强低空经济的顶层设计,统筹制定低空空域管理法律法规,加快出台相关政策指引与行业规范,明确低空空域界定、飞行器时空基准、空域唯一标识等标准,让更多人了解“低空有多低,真高有多高”。

“发展低空经济,空域是关键环节。”单晓明代表建议,应从国家层面成立低空经济发展组织领导体系,对空域实行动态化管理和精细化使用,调剂部分高度和时段确保通用航空飞行器飞行,促进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

加快拓展应用场景和促进产业高质量发展也至关重要。“5G、大数据、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低空经济领域的创新应用,可为低空无人机的规模应用提供技术基础,加速无人机物流、空中游览、航空运动等新业态发展。”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认为,需充分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夯实低空经济发展能力底座,完善空联网低空基础设施,培育壮大低空经济相关新兴业态。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科技局局长王桂林认为,当前各类经营主体积极入局,探索低空经济各类场景的创新突破,应用场景多点开花。下一步,需保障财政、土地、产业、创新、人才等政策精准实施,支持低空经济产业高质量发展,促进运营与研制双链齐动,以运营服务带动制造,以制造推动产业发展。

宁波代表表示,在产业推进过程中,发动机、航电等项目存在研发周期长、耗资大等特征,培育龙头企业具有一定难度。他建议,打造若干低空经济发展先导区,推动央企、头部企业、大型航空公司在条件较好的地方建立生产制造基地,通过龙头带动形成集聚效应,促进新质生产力发展。

 

(记者 郭倩 刘芳洲 周颖 刘美子 实习生 杨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