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低空安全领域的开创者

2024年能否成为低空经济发展元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

时间:2024-03-05

来源:新京报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积极打造生物制造、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新增长引擎”。如何发展低空经济成为今年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民航大学副校长吴仁彪表示,今年以来,在中央和国家的大力推动下,低空经济已迅速成为各级地方政府高度关注的重要议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发动研所专职总师单晓明表示,作为新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代表,低空经济正日益成为国家聚力发展的产业“新赛道”。

推动无人机产业发展和低空空域开放

何为低空经济?单晓明介绍,低空经济是指以各种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的各类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辐射带动航空器研发、生产、销售以及低空飞行活动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运营、飞行保障、衍生综合服务等领域产业融合发展的综合经济形态,蕴藏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发动研所专职总师单晓明。受访者供图

 

去年12月,《深圳经济特区低空经济产业促进条例》率先出台,随后于今年1月出台全国首部低空经济产业促进专项法规。据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26个省(区、市)将低空经济有关内容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采访中,多位代表、委员均表示,无人机产业发展和低空空域开放是低空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广东省委会副主委、深圳市委会主委,深圳市政协副主席陈倩雯表示,近年来,随着无人机技术日趋成熟和低空空域管制逐步开放,我国庞大的低空经济产业链雏形初现,低空经济将成为城市新的经济增长极。

吴仁彪表示,无人机产业是低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发展引擎,低空空域是国家的基础性战略资源,是低空经济的关键投入要素,极具经济、国防和社会价值。在低空改革和经济政策的双重叠加下,低空经济发展迎来重大机遇期。截至2023年底,全国共有无人机运营企业1.98万家,全国无人机生产厂家达到2200家,我国无人机产业的发展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民航大学副校长吴仁彪。受访者供图

 

低空经济部分核心技术仍“卡脖子”

尽管低空经济已经迎来新的发展期,但是代表、委员们在调研中发现,仍有部分因素限制低空经济的发展。

吴仁彪关注到我国北方无人机产业聚集不够,企业生产成本较高的问题。他在调研中发现,目前我国南方地区无人机产业聚集逐渐显现,以西南地区(四川省)为主的大型军民两用无人机和以中南地区(深圳市)为主的微轻小型消费级无人机的产业逐渐聚集。而我国北方的无人机产业没有明显的聚集地区,企业在配件加工、人才支撑、物流运输等方面,成本和便利性不如在产业聚集地区,对我国北方无人机产业发展造成了影响。

陈倩雯介绍,国家对低空空域从禁飞到允许试飞再到审批飞行,对低空经济发展起到极大促进作用。但城市低空航路的规划体系在空域分类划设、基础设施建设、航路网络构建和运行安全评估等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此外,粤港澳大湾区具备“15分钟经济生活圈”通用航空发展条件,但缺乏民航低空飞行申请许可依据及监管细则。同时,低空经济部分核心技术仍存在“卡脖子”情况,国内多数无人机企业飞控系统尚未实现自主可控,无人机主控芯片、传感器等高价值零部件仍以进口为主。

单晓明则表示,虽然多个省份已开展了低空空域改革试点,在优化空域使用机制、简化飞行审批程序、确保飞行安全等方面取得不小进展,但国内仍未完全放开低空领域的限制,造成了目前通航行业“上天难”,通航企业的飞行活动长期存在不能按照原定飞行计划执行,甚至要取消和停飞的问题。

建议深化开展低空空域改革

如何发展低空经济?

陈倩雯建议,未来低空经济的高速发展将增加天空交通量,因此有必要试点建设低空经济产业综合示范区开展探索,健全完善城市低空空域保障能力和治理能力,适度前瞻推动空域资源由自然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广东省委会副主委、深圳市委会主委,深圳市政协副主席陈倩雯。受访者供图

 

她建议,深化开展低空空域改革。支持深圳探索授权地方政府低空空域管理试点,在保障安全及不影响军民航飞行的基础上,将非管制低空空域分期分批向地方政府授权管理。同时,试点将低空飞行条件较好的低风险区域的商业化运营航路高度向上适当提高。开展不同分类分级的空域内低空飞行测试、低空有人机与无人机之间融合飞行验证,探索制定低空飞行间隔、冲突调配等运行规则。

此外,推行大湾区“低空空域” 统一管理,协调解决港澳与内地航空管制差异等问题,统一从航天技术指引、配套规划建设以及低空安全驾驶等方面保障安全飞行环境。支持深圳探索低空飞行智能化审批模式,在安全可控的情况下,在授权的试点空域内探索数字化智能化飞行活动申请和审批,提高低空飞行审批效率。

推动京津双城无人机产业融合发展

吴仁彪建议,在无人机产业发展中京津两地可错位发展,资源互补。他举例说,北京围绕研发设计,天津则围绕制造和测试应用。北京发挥科技创新和人才优势,天津发挥先进制造研发优势和“邻都”“近海”的空间优势。“天津市管辖着153.67公里海岸线、海域面积约2146平方公里,因此天津可服务北京在无人机研发设计中需要的验证飞行,疏解北京空域资源压力。”

他同时建议,以京津两个民用无人驾驶航空试验区为双引擎,推动京津双城无人机产业融合发展。“北京延庆区和天津滨海新区在民航局的指导下,已经初具产业规模,因此双城可以共同绘制无人机产业链图谱,作为京津冀目前共同绘制的航空航天产业链图谱的组成部分,推动北方地区的无人机产业聚集,促进上下游配套企业逐渐聚集。”

技术引领贯通产业链上下游

记者注意到,就在不久前,深圳的低空经济发展有了非常重要的新的尝试,2月27日下午5点,两架电动垂直起降航空器(eVTOL)从深圳蛇口码头起飞,在深圳湾上空盘旋一周后,其中一架返回,一架飞向50公里外的珠海九洲港码头,20分钟后平稳降落。这是全球首条跨海跨城eVTOL航线的首次公开演示飞行,被eVTOL业内视为低空经济发展的里程碑式事件。

要让eVTOL走向商业化应用,适航审定是其中重要一环。对此,陈倩雯提出建议,支持深圳在无人机、eVTOL等新型低空航空器适航审定方面先行先试,与中国民用航空局共建适航审定机构,组织开展无人机适航审定技术标准研究,配合民航部门完善分级分类的无人机适航标准体系,支持深圳参与无人机型号合格适航程序国际双边互认,共同引领无人机国际适航审定标准制定。

她同时建议,立足军民航及地方政府对低空空域的管理需求和低空运营企业服务需求,创新开展低空智能融合基础设施项目(SILAS)建设,包括低空地面飞行服务设施网、智能低空信息基础设施空联网、共享数字底座低空航路网、智能调度监管服务网。支持SILAS系统与军民航系统对接,共享飞行数据实时信息。

打造国家低空经济产业综合示范区

单晓明建议国家层面成立低空经济发展组织领导体系,明确牵头部门,设置专门机构,长期跟踪低空经济的发展业态,负责产业政策研究、重大项目对接和重点事项协调,加快出台实施低空产业发展实施方案,出台配套产业政策支持文件,明确低空产业发展重点,加快推进低空基础设施建设、引导通航运营场景开拓等工作开展。

针对日益发展的通航“低、慢、小”航空器,在空域使用方面“精细化”切块管理,从海拔高度和相对高度上划分不同类型航空器飞行区域,对空域实行动态化管理和精细化使用,调剂部分高度和时段确保通航飞行,促进通航产业的发展。

此外,她还建议国家层面规划建设打造国家低空经济产业综合示范区,国家层面出台通用机场建设和运营财政支持政策。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