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低空安全领域的开创者

低空经济20人 | 杰能科世孙忠良:造“盾”让天空更安全有序

时间:2024-01-08

来源:亿欧网

分享: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本期“低空经济20人”系列专访,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杰能科世创始人孙忠良先生。杰能科世是国内低空安全领域的先行者,自2017年成立以来始终致力于低空安全技术的研发与应用。

 

文|黄岚清

 

 

在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低空经济领域正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随着无人机等低空飞行器的普及,低空安全问题日益凸显。

 

第19届亚(残)运会在杭州顺利落下帷幕。作为低空安全保障支持单位,杰能科世凭借其多年低空安全服务保障的经验积累及技术沉淀,全程全力配合公安机关,最终交出了亚运(残)低空安全零事故的满分答卷。

 

作为国内低空安全领域的先行者,杰能科世成立于2017年,始终致力于低空安全技术的研发与应用。本期“低空经济20人”系列专访,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杰能科世创始人孙忠良先生。作为杰能科世的创始人,他以其独特的视角和前瞻性的思维,带领团队不断探索和创新,为低空经济的安全发展保驾护航。

01

 

瞄准市场空白,聚焦低空安全管理领域

 

亿欧: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杰能科世成立于2017年,是什么样的背景使得杰能科世聚焦低空安全领域?

 

孙忠良:公司2017年成立时我们聚焦于低空防御领域,这与低空安全存在一定差异,低空防御是“点”,低空安全是“面”。低空防御主要针对重点目标单位的单点低空安全管理,后来才逐步拓展到社会面公共安全中的低空安全。

 

2018年,国家反恐办下发的国内首份针对民用市场重点单位(区域)无人机防御的文件正式实施,此前国内民用市场未涉及低空防御领域。然而,随着国际形势的动荡以及重点目标的诉求日益明显,我们在2018年开始涉及该领域,主要服务于重点单位。然而,从社会面公共安全角度出发,针对城市区域的重点目标(区域)空域管理、重大事件临时保卫及常态化日常监管和处置依然存在较多的问题,因此公司的业务逐渐扩展至大区域的低空安全市场。总的来说,我们的业务范围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单区域的低空防御、社会面的低空安全以及低空经济下的低空安全保障服务。

 

亿欧:在此之前,国内聚焦低空安全管理领域的企业较少,对此您怎么看?

 

孙忠良:关于无人机防御领域,其实国内有许多厂商,且均较为的专业,但他们主要关注于无人机防御产品。而低空安全管理则是一项更为全面、综合的系统,不仅涉及产品本身,还需考虑不同的环境、模型、算力、机制、法制等因素。

 

目前,像我们这样致力于低空安全管理的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在国内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是稀缺的。两年前,国内还没有多少关于城市级低空安全管理的声音。但杭州作为全国首个开展城市级低空安全管理的城市的成功实践,使得这一领域受到更多关注。随着社会对低空安全管理的需求不断增加,近年来关于这一领域的讨论也日益增多,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单位向低空安全管理转型,共同保障城市低空安全。

 

亿欧: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目前的团队建设情况

 

孙忠良:杰能科世创始团队拥有深厚的反恐、防恐专业领域背景,早期专注于重点目标单位的安全技术研究,核心团队由国内资深的反恐专家和大数据开发技术专家组成。

 

我认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底子硬,在于强大的研发和技术能力。由于行业较新,缺乏可参照的企业和经验,因此团队始终坚持不断学习、认识和研究探索新技术,从而应对行业发展带来的新问题。

 

针对新的技术,我们主要关注于新模型的搭建技术、风险的预测技术及对无人机技术的理解。无人机防御技术是当前最难也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因此我们始终对无人机技术的发展趋势和市场动态保持关注,这样我们才能针对“矛”去研发设计“盾”。

 

 
02
 

针对安全隐患,自研核心系统世盾大脑

 

亿欧:在低空范围内,目前主要存在的安全隐患有哪些?杰能科世如何提供解决方案?

 

孙忠良:当前低空安全隐患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无人机在飞行过程中可能因普通民众误操作或无人机失控导致坠毁等危险情况,尤其在大型活动或人员密集场合,通信稳定性问题更易导致失控。其次,无人机的“低小慢”特性给信息安全带来巨大隐患,尤其是窃密问题。同时,违规飞行问题也不容忽视,例如近年来频繁发生的在民用机场禁飞区内起飞无人机,给民航飞机升降带来巨大安全隐患。最后,利用无人机实施暴恐,也是目前相对成本较低、易实施的途径之一。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进行了5年的行业研究和数据收集,自主研发了一整套模型——世盾中央大脑。基于世盾中央大脑和其他技术,我们开发出各种行业应用,以保障日常社会面的稳定及大型活动期间或大区域非常态化低空安全,以及重点单位的各项安全保障工作。

 

亿欧:世盾中央大脑有哪些创新设计?

 

孙忠良:在世盾中央大脑中主要涉及我们基于行业实际情况自主研发的三大关键技术。

 

最核心的是独创的“4柱防御单元设备”技术,能实现异构设备的信息交互,基于不同设备的特性进行综合融合应用,解决复杂环境区域内无人机侦测、识别、定位难题,提高了预警与处置效能。

 

其次是数字孪生技术,通过设定多级防御圈应对不同危险级别的空域入侵,构建了立体防御模型和监管模型,在社会面形成良好应用效果。

 

第三是为应对低空安全管理涉及的多个部门,世盾中央大脑设计了无人机公共安全监管的4级架构,涵盖市级、区县级、属地派出所以及重点单位和区域。通过AI算法预测无人机轨迹,实现实时定位和无人机飞手位置推定,并具备黑白无人机识别功能,形成完整的处置链以迅速解决安全隐患。

 

亿欧:针对大型活动以及机场禁飞区等更高安保级别的情况,杰能科世如何进一步部署?

 

孙忠良:以我们公司所承担的安保工作级别最高、时间跨度最长、涉及范围最广的保障活动——亚运(残)会举例,涉及6个地级市和70余个场馆。在亚运会期间,杰能科世全面负责亚运(残)会的低空安全保障工作。为确保亚运会的顺利进行,我们建立了完整的安保机制流程和系统解决方案,按照五级架构进行组织布防,包括省部级联合指挥部、市级指挥部、现场指挥部、外围应急力量指挥部以及我们公司的数据研判中心。数据研判中心的主要职责是对风险进行评估,并负责整个指挥调度和应急处置系统的研发、搭建,以及公安系统的机制流程设计。此外,我们还配备了对黑飞无人机进行及时研判和推送的功能,确保相关部门能够及时进行现场处置。

 

从9月1号禁飞令实施至亚运(残)会正式结束,我们与公安部门紧密配合,成功抓获了200多名违规飞行的黑飞人员,保障亚运(残)会期间实现“零升空”、“零滋扰”的最高级别安保要求。在这两个月内,我们共侦测到将近70万条数据,经过技术分析,筛选出200多条可能存在隐患的数据,并成功抓获了相关人员,这一成就在国内属于是尚属首例。

 

亿欧:如您刚刚所说亚运(残)会实行全市禁飞处理,那么区域性活动或者安保级别没有那么高的活动在锁定黑飞无人机以及飞手位置的难度会不会更高?对此,杰能科世如何解决?

 

孙忠良:由于无人机飞行在空中,其侦测和防御的难度相对较大。在实际应用中,我们会根据不同区域的安全级别不同,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科学的感知手段,如无线电、雷达、光电和声波等技术手段。

 

具体而言,无线电被动接收并分析空中所有无线电信号,通过公司的数据库从而识别无人机并定位飞手,而雷达作为辅助手段会在重大活动时进行使用。当我们锁定无人机的位置后,我们会通过光电查看无人机是否携带危险品作为取证。而在有建筑物遮挡导致其他手段无法锁定无人机时,我们会通过声纳补充盲区。

 

同时,人技结合也是必要的,包括设置移动应急保障车、移动人员的观察哨等,我们一直认为所有科技都是在“人”这个基础之上的,只有人技结合才能够完美的应对和解决所有问题。

 

亿欧:亚运(残)会期间杰能科世也设置了多组人员进行技术支持,在未来日常低空安全管理保障的场景中还需要大量的人员进行实时支撑吗?

 

孙忠良:不需要,目前以杭州为例,系统覆盖范围已达3000多平方公里,主城区均已实现覆盖。在日常情况下,通过系统即可解决各类问题,只有在特定时间点或特定区域时,才需要相关人员观察哨或处置力量的配合。这种高效的监测和防御体系大大降低了人员参与度。

 

 
03
 

条例正式实施,共同推动低空经济健康发展

 

亿欧:2024年1月起将正式实施《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这是第一部明确规定无人机使用规则的法律,您认为这对低空安全保障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孙忠良:对于我们这类致力于低空安全的科技型企业而言,这一飞行管理条例的发布实在是期盼已久。我个人认为该条例的发布基于两大考量:一是当前社会上无人机非法飞行或无序飞行现象严重,安全隐患不容小觑;二是为适应国家战略发展的需要,促进低空经济的健康成长。因此,暂行管理条例的出台和实施对于维护社会安全和推动经济发展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对于我们而言,有了国家政策的支持,我们可以更加聚焦于处理那些黑飞或者存在安全隐患的个例,而不是泛泛地处理大量数据和问题。同时,该条例的出台也为相关机构提供了明确的执法依据。

 

据非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在生产无人机的企业数量庞大,但只有少数一部分企业实时向国家空中交通管制部门申报数据。这说明在无人机监管方面仍存在一定的挑战和提升空间。

 

亿欧:条例中提到的无人驾驶航空器一体化综合监管服务平台是什么?这与杰能科世的系统平台有什么区别?

 

孙忠良:这个平台是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局统一搭建的,主要是对无人机生产厂家及无人机使用者的行为起到了规范作用。条例中要求生产的无人机必须强制应答,从而确保所有飞行的无人机都能够实时向平台提送数据,以便国家管制部门进行监管。而我们的平台更多的是聚焦黑飞(违法)的发现与处置的低空公共安全管理,提供完整的处置链方案。

 

亿欧:能否谈谈杰能科世的愿景和下一步发展规划?

 

孙忠良:“让空域更安全,让飞行更自由”,这是我们始终坚守的愿景。我们希望在低空领域中找到并实现我们对社会的价值贡献,为国家贡献绵薄之力。

 

目前,杭州的低空安全管理在全国范围内走在了前列。这一模式被誉为“杭州模式”,“杭州模式”正是基于“国家方案”的基础上进行提炼,并通过亚运会的实战检验,取得了显著的成功。因此,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是迅速复制这一模式,预计在过完年后成立十余家分公司。这不仅关乎企业自身的成长和建立行业领先地位,更关乎为地方政府提供安全保障的切实行动。

 

同时,我们始终坚持客户至上,以人为本的原则。为了不断提升服务品质,我们将持续吸引优秀的人才加入我们,共同为成为国内低空安全领域的卓越服务商而努力。